68岁老人分享通过执业医师考试最好办法

68岁老人分享通过执业医师考试最好办法

2016年全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结果日前公布。这项考试“难考”程度与国家司法考试、注册会计师考试齐名,每年的通过率不足25%。运城市盐湖区解州镇农民胡安国创造了一个不小的奇迹,已经68岁的他一举成功通过了执业医师考试。
“我终于成为正儿八经的国家医生了!”2016年12月25日采访中,他的喜悦溢于言表。

从医经历复杂,资格证摆了一桌

胡安国住在解州镇街上,家中大门的门洞两边,堆满了今年收获的玉米。临街的一间门面房,是他的中医诊所。

见到他时,诊所里有几名患者正在输液。“你的证还没领到手,怎么就开起诊所了,非法行医啊?”记者故意问他。“有,有,我有证呢!”一头花白短发的胡安国从桌子后面起身,笑眯眯地从里间抱出一摞花花绿绿的“本本”来。“我有行医资质哩!西医的中医的都有,这诊所是用中医资格证办的,用我的助理医师资格证也有资格开。”他边说边将一本本“证据”整整齐齐摆放到桌面上,一大片。

胡安国1949年出生,高中毕业时恰好赶上“文革”,没有上成大学,他在老家当了8年的民办教师。1975年,为解决农村基层医疗人才短缺问题,运城县(今盐湖区)组织了赤脚医生培训班。因为母亲身体不好,胡安国思量之下决定弃教从医,便参加了培训班。拿着培训班发的结业证,从那一年起,他开始了自己的行医生涯。

1980年3月,经过再次培训,他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卫生部门颁发的资质证书——《赤脚医生证书》。这个红红的塑料皮小本本颁发单位是“运城县卫生局”,证件上的照片还是黑白的。

1982年1月,经过再次学习,他获得了“运城县卫生局”颁发的《乡村医生证》。2004年,他通过培训,拿到了《乡村医生资格证书》和《乡村医生执业证书》。

2011年,国家号召乡村医生向执业医师转型,他通过考试,获得了《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书》和《执业助理医师执业证书》。这是他第一次拿到国家级证书。

根据规定,获得执业助理医师5年之后,方可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。2015年,他又拿到了《运城市民间中医师资格证书》和《民间中医师执业证书》。

2016年,经过一年的学习,胡安国一举通过了执业医师资格考试。

在这中间,他还拿到了山西省卫生厅颁发的《村级卫生技术人员职称证》。他遗憾地说:“我当时已经考到主治医生级别了。”

原有的证件开诊所已经足够,为什么今年还要费那么大的劲去考证?胡安国说:“只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才算是国家正式的医生,其他的都是过渡的,用老百姓的话说,就是迁就的。再说了,医生是靠技术吃饭的,现在技术更新这么快,活到老就要学到老。”

25%的通过率,老人如何过关

胡安国一心要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,当一个“最正规”的大夫。

要拿证就需要考试,通过考试的最好办法,胡安国认为还是得参加培训班。

2016年1月,第一次前来报名培训的胡安国。“都快70岁的人了,还要学习考这么难考的证,我是第一次见到。”不仅是外人惊讶,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照样说胡安国:“这就不是你这么大年纪人干的事情!”

怕别人非议,他要求老师把自己的座位安排到教室的角落里。就这样,面对着同班都是自己儿子甚至孙子那么大、最低学历都是大专的年轻人,头发花白的他开始静心备考。“最大的困难就是记忆力不行,年纪大了记不住,记过就忘。但不怕,忘了再记嘛!”但胡安国又说,他是抱着必过的信心去的,“再拖年龄更大,记忆力更不好了,今年必须要过!”

胡安国开有诊所,家中还种了10亩的玉米。因为忙于复习考试,他家比别人少浇了两遍水,玉米少收了几千斤,诊所一年里也没怎么用心经营。

家里人和熟人朋友问起这件事情,他就反问:“啥事要紧?”

胡安国面临的最大困难还不是年龄,而是他从没接受过系统的医学教育,而且一直在乡村当大夫,正规医院的熏陶也没有接受过。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分实践技能考试医学综合笔试,技能测试里很多医疗器械他都没见过,笔试600道题,两天中分4次来考,和谁去比,他都没理由更有把握过关。全面弱势的胡安国要实现“逆袭”。

他从培训中心拿到了训练题,又托人从协和医院和第四军医大学等地买题练习。尽管儿子不赞成父亲考证,但依然把自己的电脑搬到父亲家,还教会他购买了网课,方便他每天上网学习。光是打印网上的资料,胡安国就用坏了一台新打印机。

一年的备考期,他诊所不怎么开,庄稼也不怎么管,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学习,晚上10点多才休息,仅看过和做过的习题堆起来就两尺高。

笔试的成绩出乎所有的人意外:360分达线,胡安国考了408分。

培训班的老师们平常总用胡安国来“刺激”其他学员:“要是老胡这么大年纪的人都能过的话,你们有什么理由过不了?”或许真的是在胡安国的激励下吧,该中心今年的通过率之高让人吃惊:84名学员69人达线。

技能考试当头,母亲去世了

当初因为母亲多病,胡安国学了医。因为他学医,母亲一直被照料得很好,身体不好了一辈子的人平平安安活到九十高寿。可是,胡安国技能考试前,母亲忽然患病,他请了半天的假,把母亲送到了医院,细细致致安顿好,转脸问儿子:“爸得去上课,奶奶交给你行不?”“行,爸你放心。”儿子一点儿也没推托。下午他又回到了课堂上。

对此他非常内疚:“那话真不好意思向儿子说出来,按道理说,是我的老娘,应该是我来照顾的,可当时的授课老师是请来的,错过了就再没有了。”

胡安国的母亲住院7天之后,溘然长逝。胡安国技能考试的日子和母亲出殡的日期竟是同一天。怎么办?孝顺了一辈子,胡安国安葬母亲不能缺席,但这一年多的辛苦最后一刻放弃又实在不甘心。

两难之际,培训中心出面向考试组织方汇报了胡安国的特殊情况,经过协调,胡安国最终被特许提前一天考试,而且还被安排第一个参加。为了照顾这位年龄最大的参试者,考场负责人还专门叮嘱了一位保安,说胡安国腿脚不方便,让他在上楼时多帮着点。

胡安国顺利通过了技能考试。说起当时的感受,胡安国非常激动:“真的,不是那样的话,我这辈子可能就再也拿不上证了,当一个正儿八经医生的愿望可能就再也实现不了了,我真的很感谢各位好心人!”“全国的情况不知道,据我了解,今年全省通过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的人中,老胡的年龄最大。”韩康宁说。

终于要当个正儿八经的医生了,以后怎么打算?胡安国说:“也没啥打算,就是还在这开诊所,给乡亲们看病嘛。我学了一年,肯定会让乡亲们更满意。”

抱歉,没有找到相关文章